上虞论坛提醒您:为了您的账号安全,勿使用简单密码,建议字母与数字组合方式,请点击此处修改!
端午节的故事 白马湖文学 - 上虞论坛 0575bbs 浙东上虞网 浙东新商都 上虞门户 上虞BBS 上虞社区 0575社区 绍兴 上虞 0575 论坛 门户 BBS 社区 - Powered by phpwind
切换到宽版
  • 4731阅读
  • 1回复

[乡土文学]端午节的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共同秘籍
 

发帖
360
性别
帅哥
经验
2286
金钱
4727
上虞币
85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06-16 06:45:49
— 本帖被 破烂王 设置为精华(2018-06-16) —
]U8VU  
《想起金鱼头,纺纱纺到五更头》 JXBTd=r_oM  
AUk,sCxd  
wCwJ#-z.=  
说起绍兴周家湾,恐怕我们上虞人无人不晓。周家湾与东关毗邻,其淳朴的外貌至今保留着江南古韵的特质。村庄前一条南北走向的古老运河串联起虞绍平原上的众多湖泊,每当夜色降临,人走在古纤道上,犹如误入了天宫银河,繁星落水面,月光柔如风。还有一条104国道也在周家弯前面经过,这些便利条件为周家湾提供千载难逢的商机。平常时的过往车辆、船只,但凡途经此处,总会有一些人带着一身的疲倦来到村口小憩。无论是古纤道上拉纤的纤夫,还是南来北住的商贾,他们一拨一拨,走入岸边的茶坊酒肆,消遣解乏,相互之间传递着商业信息。 GkT:7`|C  
HaUfTQ8  
庄内有一户姓周的人家,借着这些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做一些小本买卖。夫妻俩育有大女儿周秀、二女儿周妹、小儿子小宝。一家五口虽谈不上家庭殷实,但夫妻俩勤劳节俭,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算是过得安逸自在。 %bp8VR sY  
covr0N)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之间十多年过去,周家的二个女儿出落得如清水出芙蓉般地娇艳,年龄也刚好到了谈婚论嫁。不过在那个时代,年青人尚不兴自由恋爱,尽管村里头不乏有胆大的小伙暗中追逐,但是从小受到良好家风薰陶的姐妹俩还是遵循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陆续嫁到外村竹水排和瓦窑头。 O" <W<l7Q  
[9:'[email protected]  
大女儿周秀嫁去的是竹水排,哪里河网密集,尤其村口的瓜子湖,(桶盆湖摆昂刺,昂刺湖吞瓜子,其实相反)湖面辽阔,望去烟波浩瀚,其鱼类蕴藏量十分巨大。村内人口稠密,几乎是所有男人下河捕鱼,女人则在家打点家务。平常时,村内只能见到小媳妇们坐在屋檐下的小椅子上双退一翘,挑挑渔网而已;而且单从经济收入上来衡量,这里的确堪称一个富遮之地。 TC=djC4$/  
![{>$Q?5  
二女儿周妹嫁到的瓦窑头是半山区,属丘陵地带,全村以制砖为业。虽说男女分工也明确——男人挖士、烧窑,女人制作砖块,但制砖是露天作业。一般女人要双腿跨在长凳上,脚尖顶着地面双手不停地向前搓着泥巴。可以想家,哪怕你出嫁前长得再如花似玉,也会被日后的日晒雨淋摧残得瘦骨嶙峋、黑不溜秋。因此当地人都知道:这瓦窑头的姑娘家还不如竹水排的媳妇们俊俏。 Q^iE,_Zq  
(|F} B  
[email protected]!vG  
这些客观因素的存在,难怪媒婆当初来周家做媒时曾大放厥词:宁做挑网女,不嫁制砖夫。可是事实情况呢?周秀嫁到夫家后才发现:几年前公公在捕鱼时突遇超强风浪,不慎溺亡,婆婆又久病卧床,因此家庭状况并没有媒婆说的那么好。 *,UD&N_)*6  
<#hltPyh  
反倒是周妹,公婆健在,俩老又能勤俭辅佐,使得周妹不但不用外出劳动,平常时只需在家做一些锁碎。双方一比较,妹妹比姐姐不知道要过得惬意多少倍! VGVZ`|  
h#o3qY  
端午节到了,周老爹一年中做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早早来到104国道边接女儿回家。姐妹俩也会如期来到村口,她们挑来了大白鹅之类的礼品;其丰厚程度当属全村省亲女儿之翘楚。周老爹见到女儿来到更是喜出望外,连忙接过女儿们肩上的担子,飘飘然走在回家的路上,笑得合不拢嘴。一路上众乡亲投来了羡慕的目光,老周虽然肩上有沉甸甸的担子压着,但心里美的乐开了花,周老爹每一年盼的就是这一天。 ,EAf/2C  
qOusO6  
不过周老爹和周氏还是清楚大女儿家的状况,也了解周秀要强的性格。这不,连续几年,大女儿送的东西虽多,但人岙黑了许多,连逢端午节穿的也是几件老衣服,只不过是干净点人家看不出端倪,因此做爹娘的推测:大女儿遇到的困难一定比较重。故此,周老爹每次过完端午,都要等到周秀帮完家里活,在晚饭吃过后趁着夜深人静邻居不备时,把送来的大白鹅等礼品退还给女儿,然后再送上一程,既让大女儿挣足了面子,又让大女儿平安地到家! Q bg,q  
d=TZaVL$$  
而事实上,周秀这几年来生活上压力是外人难以想象的,随着儿子的降临,小贝在襁褓之中需要照顾不说,婆婆又要医冶护理;尽管自己和丈夫在劳作中未敢有丝毫懈怠,但八个油瓶七个盖,日常开销难免捉襟见肘。生活的艰辛迫使周秀嫁过来后节俭得衣服都未曾购置过一件,甚至连端午节送的大白鹅也是向隔璧邻居老王借的。因此每当周老爹悄悄把东西退还给女儿时,周秀总是特别感激,除了口里稍加推托外,心里却暗暗下定决心: |7K[+aK  
ZwV`} 2{  
“爹爹,困难是暂时的,我为努力使家境好起来的!” me#?1r  
J< E"ZoY  
今年的端午节又到了,周老爹早早地来到村口迎接女儿俩,姐妹俩也恪守习俗如期前来。父女仨有说有笑,会聚在一起后和和睦睦地回到家里。小宝见姐姐们来到,赶忙拿出游丝到家门前的萧甬运河里去夹鱼,周秀忙着帮母亲料理家务,周妹与同样难得回一次娘家的闺蜜们嗑唠叨、聚聚旧.....不一回,小宝拎着装有一条老板鲫鱼的虾笼兴冲冲地回家报喜。这条鲫鱼之大,系周家弯历年来所捕获的鲫鱼之罕见,连上了年龄的老人见了也啧啧称奇,足有壹斤多。 3N'fHy  
g"60{  
到了中午,全家人喜滋滋地围在一张八仙桌旁过端午节。望着大海碗内躺着一条热气腾腾蒸熟了的老板鲫鱼——那硕大眼珠子从眼眶里呼之欲出,全身油光锃亮,开裂的鱼身上,嵌着朵朵葱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令大家食欲高涨。可是众人在唾延欲滴的眼神中谁也不肯贸然开筷,生怕周老爹不高兴…… c\n&Z'vK  
a^ vXwY  
$/*6tsR  
此刻,周氏好久没有经历这样高兴场面了,她心疼地望着周秀消瘦的脸,暗想不是常有人说吗?——老板鲫鱼的头最补。于是她打破沉闷,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来用筷子夹起鱼头把它装进大女儿的饭碗里,又分别把中段和尾巴分别夹给周妹和小宝,然后说道: D*>EWlZ   
tA?cHDp4E  
“今天女儿们难得回一次娘家,运气好,能吃上这么大的鲫鱼。周秀是头,周妹是中,小宝是尾,仨儿各需所取,望来年都有进步。” W;Rx(o>  
sg.8Sd"]7  
说后,她觉得自己已把一碗水揣平。然而善良的举动处在特殊情况下,并非一定能收到良好的效果。周秀争强好胜的心格已经被贫穷折磨得严重扭曲——殊不知她平时在家里吃卖剩的鱼蟹时,嫩肉都让给丈夫、儿子、婆婆,自己吃得就是些骨头渣渣,早腻了;岂料今天亲娘也是让自已吃头。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周秀的脑海中闪过,是不是人穷了连娘家人也看不起?....... ,s%1#cbR  
& *^FBJEa.  
周氏护犊之心,看似有的放矢,却重重击在大女儿的软肋上。这突如其来的一着,刹那间让周秀的自尊性彻底崩溃。她强忍着“屈辱”的泪水,难过地吃完了大胖鱼头,自己也不知道这一生之中竟有这么难咽的饭菜....... C+*qU  
$a.!X8sHB.  
周秀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到了家里,望着家徒四壁的房屋,面对迷惘之中看着自己的丈夫,周秀委屈得嚎啕大哭!从此周秀心里落下了解不开的疙瘩——患上了一种不想睡觉的症。她拼命地纺纱挣钱,日复一日,一直要劳作到五更头鸡叫,方肯罢休。“想起金鱼头,纺纱纺到五更头。”这句谚语也就应运而生…… MWsjkI`  
cB;:}Q08#  
9>t  
斗星转移,十年即逝。端午节又到了,这次周秀和儿子小贝挑着满满一担的大白鹅之类的礼品,再一次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娘家。周老爹和周氏高兴得像捡了宝贝似的,因为这十年之中老夫妻俩不止一次地叫小宝去叫大女儿来过端午节,可周秀总是推托婆婆身体不好,要么称忙走不开来搪塞,弄得俩老也不知道大女儿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14[+PoF^A  
jm-J_o;}z6  
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全家人又热热闹闹地聚集在一起,大家说不出有多开心。席间,坐在上房头的周老爹,左手揣起一碗女儿红,“腾”地站了起来,“咕噜”“咕噜”地连续喝下,右手一抹嘴角,悄微一歇,深情地宣布: ?e`4 s f_~  
N2?o6)  
“秀儿,妹儿!今后过端午节,你们俩再也不要送东西了,我只希望你们在我们有生之年里,到端午节来家看看就行,我和你们娘就足慰平生了!” h\oAW?^  
wD|3Czc  
说完,笑咪咪地望着闺女们的反应。 hi{#HXa  
7,i}M  
这次周秀不怕惭愧,勇敢地接下了话题: \m3'4#  
[79 eq=  
“爹爹,不瞒你说,上次我家里穷,端午节送的大白鹅是向邻居借的,感谢爹爹理解我的苦衷,一直把东西还给我,以至于我在邻居面前不丢失面子。这次送的东西真的都是我自己买来孝敬你的!你老只管收下便是。” 4%8}vCs  
0WasE1t|  
周秀坦然地说出了过去的无奈,红着脸低下了头,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昂起头,提高了噪音接着说: Yy 4EM  
p2c4 <f-M  
“爹爹,女儿我谨记你的教诲:出嫁女儿应不辱使命。这些年来,我一直坚持不懈,终于使我们一家从贫困中摆脱了出来,现在婆婆毛病冶好了,楼房建起了,什么都不缺了。” }(g`l)OX  
9uXuV$.  
说完周秀脸一扬,自豪地站起来为周老爹增酒。那坚毅的表情,看得周妹,小宝,小贝无不动容;屋内其乐融融的氛围推向了高潮。不料一旁的外甥小贝不经意地说漏了当年鲫鱼头的陈年旧事,周秀“蹭”地涨得满脸通红。此时,周氏也大概听出了端倪,面对穿着崭新衣服的大女儿,仔细地打量着女儿的头上已隐含星星点点的白发以及额头泛起的浅浅皱纹,周氏揪心万分。暗忖自己的无意之举却刺伤了大女儿的心,而大女儿不但不气馁,反而在逆境中转化成功力,难以想象,这十年之中不知道女儿吃尽了多少苦头?顿时,母爱之情油然而生,周氏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m.ap+dFa  
)Ir_:lk  
“我可怜的儿啊......” D;f[7Cac  
49)A.Bh&!  
周氏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抱住女儿,母女俩紧紧地抱在一块,双方前嫌尽释,俩人酣畅地大声痛哭......... f8ap+][  
(完) @/S6P-4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总部:上虞城南商业中心B座615-618室 联系电话 业务咨询:0575-82124488 编辑传真:0575-82164488 投诉举报:0575-81224488
 
在线共同秘籍

发帖
360
性别
帅哥
经验
2286
金钱
4727
上虞币
854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6-16 07:03:52
闲兄弟,尽管你我水平都差不多,但你能这样夸我(我想应该不是讽刺我),我感觉和周老爹的心情差不多,心里美滋滋的,而且你还为我提供继续写下去的功力,谢谢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