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133阅读
  • 7回复

[民风民俗]最忆村前一条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水木黄昏
 

发帖
109
性别
保密
经验
832
金钱
1601
上虞币
1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2-08-06 12:47:50
— 本帖被 开心阁主人 设置为精华(2022-08-08) —
最忆村前那条浦
"1t%J7c_  
V^[o{'+  
       老家在一个小小的自然村里,村子背山,村前是一个上千亩的农田大畈,大畈中间由北向南曲曲折折的一条浦穿畈而过,浦的南端连着一个叫茅洋山头的地方,那边有一个水闸,村民习惯地称之为“茅洋闸”,浦里的水出了水闸就注入小舜江。一条浦全长大约两千米左右,宽七八米,弯弯曲曲地、静静地躺在田畈中间,站在村后的坟山岗上远眺,犹如一条一动不动的粗大的蚯蚓,或者是一条长长的水蛇。浦水一年四季,时涨时落,静静地、缓缓地流淌着。每年二三月里,浦水涨了,浦两岸上千亩的农田里滴绿滴绿的草籽也长了,从山上望下去,在阳光下,浦水闪着白白的银光,犹如绿毯子上镶嵌着一条又粗又长的银线,漂亮极了。等到草籽开出紫色的小花的时候,又犹如绿毯上镶嵌着点点宝石,这又是另一番美景。 o/ ozX4C  
uPhFBD7  
b|P[\9  
       春天来了,浦两岸的小草也挨个儿的从泥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这时候,村里的牧鹅少年们赶着一群一群由大白鹅领着的一群群嫩黄嫩黄的小鹅,来到浦岸边吃一种叫大肚青草的嫩草,这种草长在岸边近水处,是鹅们的最爱,它们吃着吃着,一直吃到整个脖子粗粗的鼓鼓的才肯罢休,然后,少年们又赶着这些吃得不能再吃的、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大鹅小鹅们回家。浦两岸鲜嫩的大肚青草一直要让小黄鹅吃成大白鹅,村民们除把这些大白鹅留一两只自己享用以外,其余的都挑到市场上去卖钱,换取家里所需的油盐酱醋自来火肥皂线头针脑。我们家里也养鹅,母亲会叫老鹅娘孵小鹅:老鹅娘一般生十来个鹅蛋(不像母鸡会生二三十个蛋),母亲把这些受孕的鹅蛋放在下面垫着稻草和破棉絮或者碎布、上面再垫一张破草席的箩筐里,把老鹅娘放进箩筐里,放进去的时候母亲还要对鹅娘嘱咐几句,什么“轻脚轻手,好好做娘,不许讨债”之类的话。母亲对老鹅娘也寄予了很大的生活的希望。之后,母亲会每天定时给老鹅娘放食和让它拉便,一般是在晚饭吃完以后,母亲就把老鹅娘从箩筐里抱出来放在地上让它进食,待到老鹅娘吃饱了、拉便了,再把它放进箩筐里孵小鹅。每天如此,差不多一个来月,十来只小鹅才陆续破壳而出,至此,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老鹅娘孵化后代的大功也即告成。小鹅刚孵化出来的时候毛色是嫩黄嫩黄的,很是可爱,但也很是娇贵,它不会吃整根的草和整张的菜叶,母亲就要把嫩菜叶或者嫩草用菜刀切碎,要切得很碎很碎,放在碗里,再撒上一把碎米,待遇很是不错。在喂养小鹅的日子里,每天晚上睡觉前母亲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把白天我们割来的嫩草切碎让小鹅吃饱,小鹅吃饱了,母亲就睡觉了。把小鹅养到半来个月的时候,就可以让老鹅娘领着小鹅们到浦岸边去吃嫩草了。 s7[du_)  
4u0=/pfi[  
@h$cHZ  
       春天的中午或者傍晚,生产队收工以后,女人们背着竹篮子,来到浦岸边割猪草,那些个叫豆瓣草的水草,也是长在近水处的,中空而长长的茎贴着松软的地面生长,卵圆形的叶子,这是猪们的最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嫩草,一会会功夫,人们肩背着满满的猪粮回家,撒入猪圈喂猪,讲究一点的,还会把这些嫩草煮熟了喂猪,煮熟的草料猪吃了更能吸收长膘。春天的浦岸边,也是山羊们的乐园。那些上学的孩子们,中午放学后,把已经在头上长了角的山羊在脖子上套上三四米长绳子,牵到浦岸边,把尺把长的小木桩插在较空旷的草地上,然后把绳子系在木桩上,让羊们在以三四米绳子为半径的范围内尽情的享受着春天赐予的丰美的鲜草。尚未张角的小羊们则在浦岸边乌桕树下的草地上尽情的撒欢。到傍晚的时候,牧羊少年们再把吃得肚子鼓鼓的大羊小羊们赶回羊圈。我9岁那年家里买来了一只小山羊,由我负责放养,一直到上高中前为止结束放羊史,所以到现在为止,对于怎样放养山羊,我还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来。家里山羊多时候有三五只,都是由我在上学以外的业余时间负责放养,家里奖励我的是,每当过年把羊杀了以后,退下来的羊毛和熬出来的羊油(羊脂)由我拿到汤浦塔山脚下的采购商店出卖,所得的钱归我所有。记得那时候羊毛是三毛五分钱一斤,熬出来的羊油五毛钱一斤,如果羊既大又肥,羊毛和羊油就多,多的时候也能卖得一两块钱,过年买个自己喜欢的小东西已经是绰绰有余了。有了这个激励机制以后,平时我就极尽全力把家里的羊放养好,以待过年时能够多卖得几毛羊油羊毛钱。春夏季节,我们的牧羊场地主要就是在村前这条浦的两岸。浦两岸丰茂鲜嫩的各种杂草,不知喂肥喂大过村里多少只山羊。那个年代,我们农村耕作主要靠的是人力和牛力,生产队一年四季翻耕几百亩农田,靠的就是几十号男男女女和十几头水牛黄牛。春夏季节,牛们吃的主要是青草,每天早上,牧童们把各自负责放养的牛从牛棚里放出来,然后他们选中其中一头牛作为自己的“坐骑”,使唤牛把头低下,然后双脚踏在两支牛角间,对牛说声“怂”,牛就缓缓抬起头,牧童就纵身一跃,骑到了牛背上,其动作真可以用“轻捷如猿猴”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这时候,十几条牛前前后后排着不很整齐的队伍,在牧童们的指挥下,慢悠悠地踱着方步走出村子来到浦岸边啃食青草。绿草如茵的浦的两岸,成了天然牧场。这牧场里的鲜美嫩草养着鹅,养着猪,养着羊,养着牛,而其实是辅助着养活了村民们。 Ru `&>E  
xx_]e4  
-)PQ&[  
       春天,有时候接连几天的春雨,浦水也涨起来了,涨到与两岸差不多齐平,这春水急急地向茅洋山头的大闸冲出去,大闸外面就是小舜江,小舜江又连着曹娥江,春天是鲤鱼鲫鱼产卵的季节,且鱼儿产卵是要迎着逆流才能把肚子里的鱼卵排出体外。这些雨天里,曹娥江、小舜江里的鲤鱼鲫鱼不断地迎着浦水冲进闸门,游进浦里,游进与浦相连的水沟里,游进与水沟相连的水田里,这时候,村民们拿着鱼叉、虾罾(捕鱼的一种工具,用竹竿做支架的方形渔网)、箌(用竹片编成下大上小圆筒状捕鱼器具)等捕鱼工具,腰间挂着鱼篓去捕捉鲤鱼鲫鱼,凡出去的总有收获。记得有一年的春天,几天春雨过后的一个早上,大哥拿着鱼叉来到涨满水的浦岸边,看到一群鲤鱼在草丛中嬉戏、产卵,大哥瞄准鱼群,手起叉落,一叉双鱼——两条。大哥折了岸边的柳枝把两条鲤鱼串起来挂在鱼叉炳上高高兴兴地回家。一时间,大哥的“一叉双鱼”被村民传为佳话。 ycTX\.KV  
IOtSAf  
1Jjay#  
       浦的两岸种着许许多多的乌桕树,到了夏天,乌桕树长满了叶子,嫩嫩绿绿的,犹如一顶顶华盖,这树下煞是凉爽。在浦两岸的农田里劳作的农人们,工间休息时,就在乌桕树下的草地上歇一歇,养养神,特别是七八月份夏收夏种时节,猛烈的大太阳火辣辣地照着人们的脊背和头顶,下田插秧、割稻的社员们把灌在毛竹筒或者瓦罐里的用来解渴的茶水或者井水放在乌桕树下的阴凉处,待口渴的时候喝上几口。夏收夏种是一年中农人们劳作最辛苦的时节,到了半上午,每家每户的女人们会把做好的点心,用大碗、小碗、瓦钵等等不同的容器盛着,装在竹篮子里挑着或者拎着来到田头,摆放在乌桕树下的阴影处。点心通常是老南瓜煮乌豇豆,有的是干菜嫩南瓜放面条,有的是乌豇豆蒸碎米糕,有的是干菜面疙瘩,如果家里没人做点心的,干脆就是早上吃剩下的米饭加咸菜或者干菜当点心。到了吃点心的时候,生产队长一声令下“吃点心哉!吃好以后马上动手(开工)!”于是男男女女从水田里爬上来,走到浦岸边,用浦水把手脚简单洗一下以后,坐在乌桕树下,屁股里垫着稻草,美美地享用起点心来了。这时候的乌桕树下,以家庭为单位,东一堆,西一簇,犹如一场百家宴,场面好不热闹。期间,家庭与家庭之间时有相互交换递送着点心的,嘴里说着“我家的南瓜很甜很糯,你们尝尝看”,一个说“我家的乌豇豆糕刚刚蒸出来的,放了点糖精,很甜很香的,你吃吃看”……除了交换着递送点心的,还有递送茶水的,有的带出来的茶水喝完了,于是旁边的就会主动地把茶壶或者茶甏递过去,于是那人接过茶壶或茶甏仰起头咕咚咕咚的喝起来,喝完以后就说一句“难为侬难为侬”表示谢意,乡下人从来不说“谢谢”。茶水和点心你来我往,乌桕树下充满着浓浓的人情味和隔壁邻舍间的亲近。动作快的,吃好以后倒头躺在乌桕树下稍歇一会以养养神,恢复一下疲劳。抽烟的就会用自来火点上一根“大红鹰”牌(一毛三分钱一包)或者“雄狮”牌(一毛八分钱一包)纸烟。在我的脑子里印象最深的抽烟人是两个,一个是里台门的阿敖公公,他抽的是旱烟(自制吐烟),把烟丝装进一支短短的烟管的烟锅里,利索地划着自来火,然后半闭着双眼,深深地吸一口,然后从鼻孔里突出两股长长的带着浓烈刺鼻的旱烟烟雾,周围人就看着他尽情的享受着这吞吐之乐。还有一个抽烟人是我们台门口的毛公公,半上午的时候,毛婆婆把做好的点心,盛在碗里,装在一只小篮子里叫女儿翠花拎着来到田头,小篮子里面放着一碗点心,一双筷子,一小壶浓茶水,还有一盒自来火和一根(就一根)大红鹰纸烟,大家开玩笑说这是“五一”牌点心,“(五一”牌是当时一种香烟的牌子,二毛五分钱一包)。生产队有几十户人家,乌桕树下点心也多,一般都只知道自家是什么点心而不知道别人家是什么点心,但当大家看到“五一”牌以后就知道是毛公公的点心了。阿敖公公是吃点心之前先要抽上一锅旱烟,点心后再抽一锅,而毛公公因为只有一根烟,所以只得点心以后抽,往往是吃好点心,匆匆地放下碗筷,急急地拿起“大红鹰”,快速地划燃自来火,猛烈地吸一口,然后从嘴里吐出许多许多的烟雾,看样子,吸进去的烟肯定是一直到了肚底里的,看他的神态好一个痛快之极。 rLtB^?A z  
!K'j[cA^  
9t9x&.A  
        此时的浦的两岸的乌桕树下,吃点心的,喝茶水的,抽烟的,躺着的,坐着的,还有说着田头野话的,浦岸边的乌桕树下成了劳作者们的一片圣地。 S{&,I2aO  
N[:;f^bH49  
(]>= y  
        社员们工间休息的时候,也是牛们休息的时候。耕田师傅们就会卸下套在牛肩胛上的犁扼,把牛赶到浦岸边的乌桕树的绿荫底下,让它们去啃食几口青草,或者把它们赶到浦水里去“游塘”,人牛共享着这乌桕树带来的绿荫和浦水赐予的凉爽。 $C#G8Ck,  
)l~:P uvh  
4 cDjf~n  
        村前这条浦是自然形成的,其作用有两个,一是排涝,一是蓄水灌溉。 ( $A0b  
B/6wp^#VX  
-A^18r  
        春夏季节,雷暴大雨时常来袭,村子后面的大山集雨面积大,大量的雨水急急地流入村前的农田水沟里,农田水沟里多余的雨水就会流入浦里,浦里盛满了,就会急急地流向茅洋大闸闸口,最后排出闸门,注入小舜江,注入曹娥江,避免了农田被淹。 !RN(/ &%y  
j#rjYiYKy  
/I(IT=kp  
        这条浦的更大的作用是灌溉晚稻。在早稻收割之前的一个月,茅洋闸管理员会把大闸闸门合上,让浦里的水慢慢地蓄涨起来,待到7月中旬的时候浦里的水就可以涨到几乎与浦的两岸相平。早稻收割完,晚稻插种毕,这时是灌溉的忙季,浦的两岸,架起了车水的大水车(长车)小水车(短车)和牛水车(用牛拉动水车盘车水)。浦水离浦岸较高的水田要灌溉就要用大水车。用大水车车(抽)水要先在岸边空地上做一个车水埠头(这个车水埠头一般都设在两棵乌桕树之间(理由是乌桕树的阴影可给车水人遮挡太阳),然后,把大水车和一副车水的架子固定在车水埠头。大水车用脚踏,由四个人组成(因为大车长、大,车上来的水多,分量重,所以要四个人用力),车水的人站到水车的架子上,每个人的脚踏在一根长轴上的固定着的踏脚的位置上,像走路一样踏起来,大水车的车盘就会转动,然后车轴带动车骨车板就把水车(抽)上来了。小水车短一点,小一点,一般架在浦水与稻田接近的地方,只需两个人各自用手握住车水扎勾牵拉动水车的“两耳”,车盘带动车骨车板把水车(抽)上来。牛水车,顾名思义就是用牛作动力车(抽)水的水车。牛水车的主要组件是一个直径大约四五米的用木头做成的“牛车盘”子和一架长长的水车。一个牛车盘,中间有一个圆筒状的轴心,直套在固定在地上的一个木桩上,轴心与圆盘连着几根木头辐条,牛车盘的边沿外侧镶嵌着许多等距离(间隔10公分左右)的木齿,车盘转动的时候这些个木齿与安装在水车车头上的那个轮子上的木齿相啮合,然后带动车骨和车板把水从浦里车(抽)上来。牛在车水的时候,牛的肩胛上套上犁扼,一根犁索(粗粗的麻绳)一头系在犁扼上,一头系在牛车盘上,牛屁股后面跟着一个人,指挥着它沿着牛车盘转圈(犹如北方人赶驴拉磨),拉动大车盘把水车(抽)上来,这个活叫“赶牛车”。赶牛车的往往是弱劳力,或者是小孩子,这时候,有调皮的赶牛车的小孩,会坐在牛车盘的轴心上指挥着牛拉着牛车盘转圈,大人们看到以后就会很凶的进行呵斥,斥责他不该坐在牛车盘轴心上让牛拉着,牛干活已经很累了,还要拉着你走,不是更累了?农人们确确实实把牛当成了他们的忠实朋友。牛水车车(抽)水的地方叫“牛车埠头”,为防止牛和人工作的时候日晒雨淋,牛车埠头要盖上一个草棚,草棚四面透风,顶上面盖着稻草,社员们田间劳作的时候如果突然下起雨来,可以在这个草棚内避雨,工间休息的时候也可以在此坐一会,夏天的太阳实在太猛烈的时候走到草棚内稍作歇歇,牛车埠头也成了农人们避雨、纳凉、休息的好去处。 gs7h`5[es  
>+ul LQqe  
~dg7c{o5  
       夏天的浦水是满满的,种田割稻的日子里,每到中午或者傍晚收工的时候,社员们就会从水田里上来,女人们用浦水洗去手脚上的泥土以后挑着稻谷或者背着农具先一步回家,而男人们就会在浦水里洗澡或者尽情地畅游一会,涨满水的一条浦俨然成了一个大澡堂,或者是一个天然的游泳池,村民们用这满浦的水洗去的不仅是手上脚上身上的泥土和汗水,更是洗去了劳作以后的疲惫。在这个天然的游泳池里也让人们暂时释放了那个年代带给村民们的生活压力。 Wxx? iW ,  
Cz` !j  
OrNi<TY>  
       夏天村前这条浦,更是我们孩子们的好去处。浦的中上游有一段叫“坟山嘴头”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拐弯,坟山岗傍边山沟里的水冲刷下来形成了一个水潭,一米多深。夏天,正直暑假,每每到下午的时候,村里的孩子们完成了大人们布置的割草、放羊的任务以后,都会到那里去玩水。潭边有一棵歪脖子的杨树,主干斜伸到水潭中间,孩子们就会爬到歪脖子杨树上,然后纵身一跃,跳入水潭,又快速地钻出水面,爬到岸上。孩子们在歪脖子杨树上爬上,跳下,再爬上,再跳下,歪脖子杨树成了天然的“跳水台”。他们不断地重复着这个跳水的游戏,乐此不彼,一直要玩到太阳碰到村对面的杨家自然村后背的大山山岗了,才肯上岸,然后在水淋淋的身上套上充满着汗臭味的短裤回家。那时候的孩子是“散养”的,大人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看他们,也根本不会想到孩子们这样玩水的危险性。确实也是,多少年来,村里一代一代的孩子们一直在村前这条浦里玩水,却从来也没有谁家的孩子因玩水而出过意外。 hCS|(8g  
7.`Fe g.  
3 - Nwg9 U  
       待到8月底,夏收夏种早已结束,水稻灌溉用水也差不多了的时候,茅洋闸管理员就把大闸的闸门打开,让满浦的水泻到最低水位。经过六、七、八几个月的浦水的滋养,浦里的鱼虾田蟹、泥鳅黄鳝、田螺螺丝等等河鲜都长大了,养肥了,于是,中午或傍晚,男人们背着虾罾(捕鱼的一种工具,用竹竿做支架的方形渔网)、箌(用竹片编成下大上小圆筒状捕鱼器)到还剩大腿根深的浦水里去捕鱼,女人和孩子们在浦岸边的泥泞的草丛中捡拾着涨水时候从浦底沿到岸边的螺丝田螺。待浦水再退下去只剩到小腿部位置深的时候,小孩子们也会下到水里去摸螺丝黄蚬小鱼田蟹之类的。这些天里,差不多家家户户的餐桌上都会有一两碗产自村子前面这条浦里的河鲜。田蟹捉得多的时候一天两天吃不完,就养在油墩坛里,鱼捕得多有吃不完的,就用盐腌制以后晒成鱼干,盛在瓦罐里慢慢享用,当然更多的是招待客人。浦水,养大养肥了鱼虾田蟹,也滋养着村民。 e0Zwhz,  
.5 Sw  
Iy% fg',%  
        秋天来了,浦的两岸的乌桕树的叶子开始泛红,树上结出的圆圆的乌桕树的果子的外壳开始由青变黄,到了深秋,进而变成黑褐色,其外壳也慢慢地开裂,再是裂缝越来越大,露出白白的乌桕籽。小时候有这样一个谜语,谜面是“小来瞒裆裤,大来开裆裤,老来出屁股”。谜底就是乌桕籽,谜面描述了乌桕籽由小到大再到老的外壳的变化,形象逼真,生动有趣。深秋,浦两岸无数株落完叶子的乌桕树上挂满了无数的乌桕籽,白白的,犹如秋夜天上的点点星星。到了采摘时候,男人们背着长长的竹梯子,手拿装在长竹竿上的弯弯的形似镰刀但没有锯刺的桕刀,爬上长长的竹梯子,有胆大者,干脆徒手爬到高高的乌桕树上,坐在或者站在树杈上,把一串串的乌桕籽凿下来,妇女们在树下捡拾着一串串乌桕籽,用稻草扎成一小把一小把,再装进萝框里挑到晒谷场上进行翻晒,脱粒,待晒干以后,再挑到供销社的采购商店里去换得现钞,作为生产队的一项不小的副业收入。待大人们采摘完桕籽以后,我们这些孩子就利用中午或傍晚放学以后的时间,来到乌桕树下,捡拾着散落在枯草丛中的一粒一粒乌桕籽,待积攒多了,就跑到汤浦街上塔山脚下的采购商店里去卖钞票,多的时候也会有五六毛钱可以卖,然后,再用这些钱买回铅笔、橡皮、削笔刀这类用品,很少有买吃的。记得有一年,我用捡拾的桕籽换得的钱买了一条帆布做成的、上有黑白相间的小方格子的皮带,让小伙伴们着实羡慕了好长一阵子。 R7pdwKD  
mII7p LbQ  
MOi.bHCQJP  
       浦岸边的乌桕树,春天,给村民带来一片绿,夏天给村民送去一片凉,秋天让生产队获得不小的收益。到了冬天,浦两岸的乌桕树叶子落尽,桕籽采完,剩下光秃秃的树干树枝,但它们坚强地挺立着,经受着寒风和霜雪的考验,它们和浦两岸地下的小草,同样蓄积着能量,准备着迎接春风和春雨的到来。 WBvh<wTw;  
xM"k qRZ  
n]S DpptM  
        进入冬季,浦水的水位降至最低,也不过二三十公分。那个时候生态好,人在岸边走,常能能看到小鱼小虾在寒冷的浦水里游动的情景,人们还嫌这些鱼虾太小而不要捕捉,这就正好配了生产队的一班老鸭的胃口。当年,生产队搞副业,养了几百只产蛋的老鸭。老鸭由阿炎叔为主看管放养,依稀记得,春天耕草籽田的时候阿炎叔把老鸭们赶到正在耕作的草籽田里,让鸭子啄食泥鳅黄鳝青蛙蝌蚪蚯蚓及其他的虫子;早稻收割以后,晚稻还未插种,阿炎叔把老鸭赶到割完早稻的水田里去啄食泥鳅青蛙等小动物和跌落在水田里的稻谷;到了秋冬季节,水田成了旱田,且都种着麦子、油菜和草籽,田里就没有鸭子吃的了,阿炎叔就把老鸭赶到了浦里,让它们捕食着浦里的小鱼小虾螺丝之类的食物,鸭子们尽情的享受着村前那条浦赐予的天然美食。 -^yb[b,  
m^I+>Bp/:  
p~Di\AQ/  
    随着时代的变迁,根据农田水利建设的要求,村前的那条浦早已裁弯取直,以石头砌岸,水泥勾缝,规规整整的;两岸的乌桕树早已不见了踪影,小黄鹅大白鹅山羊水牛黄牛的身影也没了,坟山嘴头那个水潭早已填平,上面盖起了漂亮的民宅 小楼,歪脖子杨树当然也早已被村民当做柴火烧了。回老家听村民说,现在浦里的鱼虾田螺螺丝泥鳅黄鳝田蟹也很少见了,春天,到浦里来产卵的鲤鱼鲫鱼根本没看到了。(Ade,我的。。。。。。) >MwjUq  
yhxen  
aNs~Uad1U  
        如今,村前的那条浦,虽然已完全失去了当年的自然状态,但是只要每每回到老家,脑子里出现的还是几十年前的那条浦,还是村民们在浦两岸农田里劳作、在乌桕树下吃点心休息、在浦水里捕鱼捉蟹的活动身影和孩子们在歪脖子杨树上跳水的情景。 I&%{%*y  
a\;Vly;  
4>x]v!d  
        曾经的村前这条浦,是我牧鹅放羊之地,歪脖子杨树曾经是我的“跳水台”,怎能不忆村前那条浦? "^Y)&<J&  
;6P #V`u  
       (注:浦,入江支流谓之浦。——《说文解字》。村前那条浦的浦水注入小舜江,属于小舜江的支流。) }coSMTMv6  
e=e^;K4  
q$x$ 4  
/%fBkA#n  
[ 此帖被开心阁主人在2022-08-08 16:06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在线rabbit1234

发帖
23425
性别
帅哥
经验
128850
金钱
820835
上虞币
444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2-08-07 08:49:22
从烟价来说,你应过了50了
离线水木黄昏

发帖
109
性别
保密
经验
832
金钱
1601
上虞币
1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22-08-07 09:08:43
回 1楼(rabbit1234) 的帖子
rabbit1234:从烟价来说,你应过了50了 (2022-08-07 08:49)  \<n 9kwU  
d}B_ wz'  
我是1954年的
离线海砂子

发帖
4828
性别
帅哥
经验
43920
金钱
61411
上虞币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22-08-07 10:01:32
精彩之极,写的好。
为你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在线rabbit1234

发帖
23425
性别
帅哥
经验
128850
金钱
820835
上虞币
444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22-08-07 10:12:37
回 2楼(水木黄昏) 的帖子
水木黄昏:我是1954年的 (2022-08-07 09:08)  (B/od#nU  
mK Ta.  
老大哥!!!
离线封一

发帖
4761
性别
保密
经验
10590
金钱
79890
上虞币
2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22-08-07 13:40:54
好文章,写的很生动。 GS*Mv{JJ  
   大白鹅,绍兴宁叫白狗,崧厦宁叫扛扛。叫白狗不好理解,而叫扛扛且比较形象,取其叫声来表达。
在线風雨兼程

发帖
440
性别
保密
经验
2364
金钱
5604
上虞币
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22-08-08 07:52:13
好文章 ,赞一个。
离线水木黄昏

发帖
109
性别
保密
经验
832
金钱
1601
上虞币
1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22-08-08 08:56:47
回 6楼(風雨兼程) 的帖子
風雨兼程:好文章[表情] ,赞一个。 (2022-08-08 07:52)  k&M9Hn2  
Pr_$%x9D  
谢拉!